温度
2022-05-13 10:39 922 打印

“高高的青山上,萱草花开放,采一朵,送给我,小小的姑娘,把她别在你的发梢,捧在手心上,陪着你,长大了,再看你做新娘······”总喜欢哼着这首小曲儿握住女儿稚嫩的小手入睡,感受她手心的温度,相互依偎着感受彼此的心跳,傻傻的憧憬着未来她幸福的模样······

五月的天,刚诞生的夏天,不潮不热,一切都舒适自然得刚刚好。趁着五一假期回了外婆家看望她。外婆见到我开心极了,抱着我说:“我的宝贝孙女回来了,婆婆想你了,怎么还是那么瘦啊,我告诉你啊,你可不能减肥······”换做以前年轻时候的我,听着外婆这样絮叨肯定觉得烦了,但现在反而很享受老外婆的种种碎碎念念。就像妈妈的碎碎念念,温暖了我的岁岁年年。这次回来看到外婆,感觉比春节时候又老了些许,脸上的皮肤也没有以前那么光亮了,但新烫的蛋卷头还是当年外公喜欢的模样。打我记事起,外婆就是烫卷发的,我曾经问过外婆为什么一直都喜欢烫卷发,外婆笑笑说:“你公公喜欢。”没有太多华丽的词藻修饰,却让人听着羡慕至极。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“女为悦己者容”。执子之手与子偕老,这可能就是外公外婆之间专属的温度吧。

小时候,一放暑假就喜欢去外婆家跟表妹一起渡过漫长闷热的暑天。还记得从前表妹不爱吃蛋黄,我不爱吃蛋白,所以每次外婆早餐都只煮一个鸡蛋给我俩分着吃,外婆说这样就刚好互补,还不浪费。小孩贪凉,所以外婆午后总会为我们准备冰镇的大西瓜,冰冰的,凉凉的,甜甜的,我想这大概就是我俩专属的温度吧。吃完瓜外公外婆就会领着我俩去中山公园遛弯,看鸟,看鱼,看晚霞和日落,每天的日子总是那么的快乐,悠长,自由······

慢慢的长大了,却很难找到儿时那种简单的快乐了。2019年夏天,舅妈意外离世,告别仪式当天,爸爸带着我和表妹去后台看了舅妈,跟她做了近距离的告别,这时候的舅妈还是穿着她生前最爱的那条旗袍,殡仪馆的化妆师给她化了一个不算好看的妆容,但看着很安详。我用手摸了摸舅妈,是冰凉的,透彻心扉那种冰凉。尽管有万千的不愿意相信,但舅妈还是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这个可爱可亲的家。至今我还能重温起小时候在外婆家睡不着,舅妈用她的手轻轻抚摸着我额头那种柔柔的,软软的,暖暖的感觉,那温润如玉的手,那令人痴迷的37°C,柔软得能让人瞬间进入梦乡,可惜我们都再也回不去那令人神往的往日时光了······

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,父母去,人生却只剩归途。的确,父母亲人就是我们的根,而我们就是生长在根茎上的绿叶和小花,不断的从根茎汲取营养,不断的开枝散叶,开花结果,但却与根茎的距离越来越远了。正如龙应台在《目送》里讲到:“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”子曰:“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”,趁一切都还来得及,让我们好好珍惜当下能陪伴对方的美好时光,让我们的每一天都过得有温度。时光清浅,愿一切都能温柔以待,也愿我们眼里有光,心中有爱。五月,人间有春夏;低头,春未尽;抬头,夏初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九三二队 黄洁婷